(《周恩来与故乡淮安史料研究》,时任淮安县副县长王汝祥自述)

不知何事萦怀抱,梦也何时到谢桥。

28 May 2018

替翔宇回家看看。

“东岳庙还在不在?有没有修理过?还有人去进香吗?我小时候去过那里。”
“鼓楼向南的石板路改没改变?”
“三思桥还在吗?”
“文渠还有没有船通到河下?小时候我曾坐船到河下玩过。”
“驸马巷、曲巷还是不是沿用老名称?”
“我家院内的榆树在不在?水井坏了没有?淮安城内地下水位高,吊桶只要系一庹长的绳子就可以打水了。”
“我十二岁离家,到今年整整五十年了……我也很想回家乡看看,但有好多事要做,只好等有时间再说吧!”
(1960年3月23日,周恩来总理与时任淮安县委原书记处书记刘秉衡的谈话。)

鼓楼(当地人俗称镇淮楼为鼓楼)向南的马路于1958年冬拓宽,不再是石板路了。
三思桥(镇淮楼正南端小桥)已改建,...

25 May 2018

“少山手植腊梅种子”种下的第14天。花盆里很安静。

24 May 2018

翔宇走后,只剩小超独自一人整理他们曾经的那些通信。

海棠明处看,滴滴万点血。

22 May 2018

特殊的祭奠

——摘自《天安门诗抄》

他没有遗产,他没有嗣息,他没有坟墓,他也没有留下骨灰。他似乎什么也没有给我们留下,但是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。

他富有全中国,他儿孙好几亿,遍地黄土都是他的坟。他把什么都留给了我们,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。

他是谁?他是谁?他是总理!他是我们最敬爱的总理,他是早逝的……总理!

总理,总理,清明时节想起您,扎个花圈当祭礼。有了祭礼何处献?捧一把祖国大地的黄土,盛一杯祖国的江河水,我们聚集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。

总理,这黄土就是您的坟,这江河水里有您的骨灰,我们的心和这祭礼一起,献给黄土,献给江河水,献给人民英雄们,也就献给了您——敬爱的总理。

总理,我们献的是一份特殊的...

18 May 2018

《天安门诗抄》二首

其一 无碑的纪念

没有为您树起纪念碑,
没有为您的塑像奠基,
可您的纪念碑有亿万,
深深地树在人民的心里。
九千个雷霆岂能轰倒,
十二级狂飙岂能摧毁?
深深地树在人民的心里,
强似人为的百倍!


其二 长相思

清明节,失明节,天地黯然泪不绝。献君泪和雪。
思难却,恨难却,新坟三月谁敢掘。捍君一腔血。

18 May 2018

读《天安门诗抄》,看到一句挽联,上联是:功高天下而无欲,威震中外而不骄,生为工农死为工农,问千古英雄有谁能伍。写得真好!

18 May 2018

发现一只小刺猬!嘻嘻嘻~

16 May 2018

1940年5月,少山就共同抗日问题致阎锡山的信。

信中用到了比“挪抬”更显尊敬的“单抬”


挪抬和单抬都属于抬头的一种。抬头是旧体书信、公文的一种书写礼仪,信中提及对方、对方亲属及有关事务,空一格或另起一行写,以表尊敬,也叫做提行。  

抬头分为:挪抬、平抬、单抬、双抬等。

挪抬:在人名或称谓前留一字空白,不换行,也称暗提,唐代称“缺”。

平抬:人名或称谓直接换行书写,高度与前行相平,也称“平”。平抬比挪抬更加尊敬。

单抬:人名或称谓直接换行书写,高度比前行高出一格,比平抬更显尊敬。

双抬:人名或称谓直接换行书写,高度比前行高出两格,尊敬程度较单抬又高出一级,一般在提...

15 May 2018

1946年9月27日,少山致马歇尔、司徒雷登的信。

信中用到了挪抬礼(在人名及称谓前留一字的空白,俗称“空一格”)表示尊敬。

14 May 2018
1 2 3 4 5 6